欢迎访问益阳新闻综合频道 !
今天是: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国际新闻 体育新闻 娱乐新闻 媒体聚焦 时尚专栏 生活万象 健康百科 休闲养生 特色餐饮 美食推荐 旅游攻略 读书看报 教育培训 科技创新 艺术展览 摄影天地 购物平台 房产信息 历史文化 风土人情 汽车频道 爱心公益 求职招聘 志愿活动 投资理财 招商引资 城市建设 农业发展
滚动新闻
您当前位置是:益阳新闻综合频道 > 美食推荐 >
三全陈泽民:曾计划开1000家餐厅,因房租越来越
作者:益阳新闻综合频道 2019-08-24 13:33 来源:

从速冻食品行业退居二线后,76岁的陈泽民重燃起少年时的梦想,以“要自己做一个吃螃蟹的人”的勇气,全新进入到四十来年少有人问津的中国地热开发行业。

回顾创业历程,30多年前,已是省城医院副院长的陈泽民,由于“130块钱的工资完成不了我这个当父亲的责任”,选择下海创业,他说:“最原始的创业动机,就是想多挣点钱,增加家庭收入,改善家庭生活,过上好日子。”

从邻居家借债15000元,到发明中国第一颗速冻汤圆,陈泽民的速冻食品事业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一直到今日占据3成左右的市场占有率。他相信品牌就是价值,总结道:“品牌就意味着消费者的信任度、喜爱度和黏度。只有这个品牌深入人心了,消费者才认可你”。

谈及速冻食品发展趋势,陈泽民表示,以后饭店不需要有厨房,不必有厨师,只需要加热冷冻冷藏的半成品食物,即可满足食用。

“0度到5度的冷藏食品、几天保质期的短保产品和常温产品,更新鲜,质量更好、更受欢迎,这也是一个发展的大方向”,陈泽民补充道。

“又创造了一个奇迹”,是陈泽民在短短7个月时间里实现地热并网发电后发出的感慨。在此之前,他走遍世界,考察研究他国的地热能源利用情况,既为寻求一种清洁的能源,解决雾霾的问题,也为圆自己少年时的梦想。

开发地热,陈泽民认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是要对地热进行科普,改变人们的观念。“地热开发不单单是为了清洁能源,还能解决火山爆发和地震灾害预防的问题”,陈泽民解释道。

对年轻创业者,陈泽民勉励道“年轻的创业者,机会很多。方向不能错,只有为别人服务,别人才认可你;只有造福于人类的产业,才是有希望的产业。方向对了,哪怕慢慢地前进,都没有问题,不怕慢,只怕站”。

本期嘉宾:三全食品创始人、万江集团董事长 陈泽民


三全陈泽民:曾计划开1000家餐厅,因房租越来越高“赔钱放弃了” 


医院副院长下海创业

记者:你在创业前做了将近30年的医生,如果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你的经济条件更好些,你还会选择创业吗?

陈泽民:那可能就不会了。如果那个时候经济状况很好,很满意,那我就很安分地搞本职工作了。

我当时作为一所医院的金旋风网赚论坛副院长,一个月130块钱工资,在医院里头是比较高的,但是和先富起来的个体户比起来是差得远,生活质量各个方面都不如他们。

我两个儿子当时中学毕业后也要谈婚论嫁了,让他们体体面面地去谈恋爱,解决他们结婚以后的住房问题,靠我那个130块钱的工资是完成不了我这个当父亲的责任的。所以最原始的创业动机,就是想多挣点钱,增加家庭收入,改善家庭生活,过上好日子。

后来随着企业做大,做企业就不再是满足自己生活需求了,而是想把这个事业做大做好,为了我的团队和员工都能够不断地向前发展,为了担当,为了责任,不得不继续往前走。

记者:你在创业初期,应该也考虑过各种创业项目,当初你为什么选择了做速冻食品?

陈泽民:这是和我的经历、阅历和机遇有关系的。

我1965年大学毕业后,自告奋勇到了四川的深山老林支援当地医院建设。工作期间,学会了做当地的汤圆小吃。1979年,我从四川回郑州工作,把做汤圆的小石磨也背了回来。逢年过节自己做汤圆,凡是吃了我汤圆的人,他们都赞不绝口:哎呀!您这个汤圆比元宵好吃多了,可惜街上没有卖,如果街上有卖,我们肯定要去买。

这就打下了一个伏笔,有需求,有市场,我就天天动脑筋,怎么把南方的汤圆进行工业化生产?

后来我从邻居个体户家借了15000块钱,创办了“三全冷饮部”,有了冷柜、速冻机后,再结合我做汤圆的本事,慢慢研发,就发明了中国第一颗速冻汤圆。

这个速冻汤圆就是我们传统的地方小吃,给它来了个创新,来了个革命,使它的腿变长了,空间变大了,保存期一年不会变。我发明了这个汤圆以后,供不应求,非常火爆,创办之初,我企业年年扩大,年年搬家,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

三全陈泽民:曾计划开1000家餐厅,因房租越来越高“赔钱放弃了”

(陈泽民接受搜狐财经 经济杂志的联合访谈)

记者:“三全”持续发展,到现在占据全国约三分之一的速冻食品市场,“三全”成功的原因有哪些?

陈泽民:早一点也不行,晚一点也不行,正好赶上了这个好的时代。如果物质生活水平没有提高,家庭冰箱没有普及,我这个产品根本搞不出来,不会有市场。

再一个就是,我们不断地在创新,不断地满足了市场的需求。我刚做速冻汤圆的时候,北方人都没有见过汤圆,也没有见过速冻食品。这样的话,就还要引导消费者的需求。消费者没有见过的东西,要告诉他怎么用,我在这方面下了好多功夫。

早年,我去东北沈阳推销我的产品,自己开着辆破面包车咣当咣当走了三天。快到沈阳时,下着大雪,在高山边行驶,前面突然来个车,一急刹车,车都翻了。

我差点掉到深山沟里头去,车子的挡风玻璃是全碎了,就这样开着车到了沈阳,眉毛胡子都成冰雪花了。

在沈阳住下后,我就煮了一大锅汤圆,按照电话本的黄页广告,把当地蔬菜公司的经理、水产公司的经理、肉联公司的经理们都请过来品尝。吃完后,他们都赞不绝口,说您这汤圆太好吃啦!后来他们都成了我的代理商。

记者:你过去在经营企业中,有没有过决策失误或者失败的经历?

陈泽民:我们也经历过一些失败。比方说在10年前,我们提出来要搞餐饮,涉入到餐饮业,就给我们餐饮业板块,起名叫“有知有味”。

当时我很有决心和信心,宣布要在两年之内开1000家“有知有味”的餐厅,后来看这是放了大话,说了空话。

为什么呢?因为按照之前的房租测算,我是可以赚钱的。但在当时,中心城市中心位置的房租越来越贵,10倍以上的增长,发工资,付房租后,我就赔钱了,开的餐厅越多,赔得越多,后来开了7家,我就不干了,不搞餐饮了。

再一个,我们搞的自动售饭机也失败了。我们原先计划在写字楼里头配上自动售饭机,只要用我们的APP在手机上一点,热气腾腾的饭就出来了。

我们觉得这个模式不错,就投入很多经费,研制出了自动售饭机。但是没有考虑到机器故障和维修,这个太繁琐。所以自动售饭机也是火了一阵子,但是赔了几年钱,赔钱赔不起,在搞了1000多个自动售饭机后,我们就没有继续扩大规模,停止了。

记者:企业是有灵魂的,品牌也是有生命的,你给自己的企业注入的灵魂是什么?

陈泽民:三全是个传承的典范,传承不单是企业的传承,资产的传承,更重要的是文化的传承。

我们的企业文化就是要讲诚信,要善待员工,要善待消费者。一个是对银行要讲诚信,对政府讲诚信,对员工要讲诚信。

1995年,我的企业有了一定规模,这时候银行主动找着我了,到我的厂里参观,看到一派热火朝天的生产景象,问我要不要钱。我说我又没有抵押,按照银行的规定,我不符合贷款条件。到中午了,每个人5块钱吃了一碗烩面,就把他们打发走了。

当时区领导就给我打电话,说好不容易把财神爷弄到厂里来调研了,你怎么中午一个人五块钱烩面把他们打发走了?领导们说我应该抓住机遇,跟银行搞好关系,这样银行才能支持我。我说他们就从来没支持过我,我对他们也不抱希望。

后来第二天,银行给我打电话,说研究以后决定给我60万元的信用贷款,他们行长担风险,用我的专利证作为抵押。

银行后来告诉我说,就是因为我只请他们吃了碗烩面,把他们打发走了,对他们没有所求,没有抱希望,我越是这样,他们越敢放心给我贷款。

后来那60万元贷款,不到一年,我本息都还了。

再后来,银行就觉得我讲信用,第二年就给我贷款二百万元,第三年增加到六百万元,再往后,就是几千万元,以后就更多了,就因为我讲诚信,银行敢大力支持。

我拿这个钱作为生产的流动资金,也开始做广告,建立品牌。品牌非常重要,品牌就是价值,品牌就意味着消费者的信任度、喜爱度和黏度。只有这个品牌深入人心了,消费者才认可你。

记者:你说过“饭店要来一次革命,你们不要有厨房了”这样一句话,你对速冻食品行业的未来是怎样展望的?

陈泽民:速冻食品还在发展阶段,还是青壮年时期。因为广大的农村还没有普及,集团购买所占比例还很小,大部分还是供给家庭消费。

速冻食品若是供给饭店、宾馆、学校、机关,团购的比例大了,需求量就很大。同时0度到5度的冷藏食品、几天保质期的短保产品和常温产品,更新鲜,质量更好、更受欢迎,这也是一个发展的大方向。

以后饭店不需要有厨房和厨师,不需要有油烟和火苗,通过加热半成品就能食用,这样既环保、又快捷方便,减少了雾霾,减少了消防隐患。

地热是最宝贵、最可持续的清洁能源

记者:我们都知道你2016年进军到地热行业当中,你为什么从食品行业跨入到地热这个行业当中?

陈泽民:我年轻的时候喜爱理工,对温差发电、半导体发电、海潮发电非常感兴趣。等到我70多岁了,幼年时代的爱好和梦想,又引起了我的注意。

同时,我们经济发展,每年烧掉30多亿吨的煤,70%的石油需要进口,这种资源的消耗造成了空气的污染,雾霾的产生。

我就说我这个当医生出身的一个理工爱好者,要想法子寻求一种清洁的能源,代替煤和石油,改变我们的能源结构,用清洁的能源来改变世界,解决雾霾的问题。

我走遍世界各地,看其他国家怎么利用清洁能源。世界上有50多个国家在利用地热,有24个国家利用地热发电。他们在实践当中意识到,地热是最宝贵、最可持续、环保的清洁能源。

记者:国内之前没有人和单位研究地热开发吗?

陈泽民:我们国家为什么没有人对这个有研究?没有人去冒险搞这个事呢?事实上,我们以前并不落后,在40年以前,我们在西藏羊八井就建了一个地热发电站,到现在还在供给拉萨的电力。为什么这40年地热没有推广,没有应用,没有普及呢?

我总结出来一条原因:投资太大、风险太大、周期太长。既然国内没有人研究,我看到国外发展的势头,我说我一定要自己做一个吃螃蟹的人。所以在2016年,我成立了新能源科技公司,专门研究地热的利用,围绕着地热搞第二次创业。

记者:决定搞地热开发后,你做了哪些工作?

陈泽民:我计划在我院里头要打一个6000米的地热井,当时他们都说我这个搞食品的发疯了,竟敢在中国要搞一个世界最深的地热井。他们认为不可思议,但我是在积累了国外很多经验的基础上,我才敢行动的。

这是中国第一号科探井,要了解我们中原地质的情况,了解地球内部的地质结构,我们必须走这一步。但在打到了4300米的时候,我发现云南的地热比河南的好得多,我这个地方要打6000米,在那个地方打600米都可以了,有的地方,老百姓挖个水坑,渗出来的水都可以烫鸡毛,云南的地热资源太丰富了。

我就挥师南下,把队伍开赴到云南。从我立项、选址、打井、完井、安装设备、调试设备、并网发电,短短7个多月的时间,就把我的梦想变成了现实,利用当地的地热资源来发电。国外没有5年、7年、10年建不好,我7个月都建好了,创造了我们地美特速度,又创造了一个奇迹嘛。

三全陈泽民:曾计划开1000家餐厅,因房租越来越高“赔钱放弃了”

(三全食品工厂内部 摄/搜狐财经)

记者:从速冻食品全新转入搞地热,你没担心过失败吗?

陈泽民:失败了,就算了!只当是我的兴趣爱好和胡思乱想,失败了就失败了,反正是我个人的钱,没花国家一分钱,也没花单位一分钱。即便我失败了,但为后来人探索地热开了一条道路,他们成功的机会可能就更多一点。

如果我成功了,不是就给后来者提供了一条好的捷径吗?所以成功与否,对我来说不重要,关键是要探索,要去冒险,要去创新,要去尝试。所以不论成败,都有价值。

记者:当前在中国发展地热,所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陈泽民:要进行科普宣传,因为这是个新事物,大家还有不理解。比方说,地热利用,越用不是越用越少了吗?用了地热以后,地球冷了怎么办?在地球打一个眼,如果又发地震了怎么办?地下的有毒气体会不会出来,生命会不会受到影响?

实际上,每一个地热井还是一个地震观测井,通过大数据,通过联网,就可以提前预报,不单单是清洁能源,还能解决火山爆发和地震灾害预防的问题。

原来美国的黄石公园不搞地热发电,现在他们也改变观念了,要在黄石公园的火山脚下建一个最大的地热发电站,因为把冷水注进去加热,只能降低它的温度,不会提高它的温度,只能是让火山提前爆发,或者减轻爆发,这不是有好处吗?

年轻人创业,不怕慢,方向不能错

记者:如怎么能赚钱果你年轻20岁的话,在今天这个时代,你会去做什么?

陈泽民:如果我年轻20岁,如果大家聘我当顾问,我给他们出谋划策,大家认可,愿意照着执行,我愿意帮助他们一起搞。如果不听我的话,对我的好想法,他们认为是瞎胡闹,那我就要亲自做了给他们看看。

记者:如果有年轻的创业者向你请教,你会对这些年轻的创业者们说些什么?

陈泽民:年轻的创业者,机会很多,但是一定要量力而行,一定要以小博大,稳中求进,不要超出自己的能力。因为每个人的精力和能力是有限的,如果你超出了,可能就会失败。

你要干一件事,决心要搞,你要坚持下去,一定要有韧劲,不怕困难,不怕挫折,不怕吃苦,不怕风言风语,要有决心、信心、耐心、恒心,还要有爱心。

做事的目的要明确,不是为你个人,是为社会创造财富,这个创业才有希望。只有为别人服务,别人才认可你,造福于人类的产业,才是有希望的产业。如果方向错了,越有能力,失败得越惨。

但是方向对了,哪怕慢慢地前进,都没有问题,不怕慢,只怕站,方向不能错。

上一篇:百胜中国收购黄记煌;吃个汤倒闭;瑞幸小鹿茶
下一篇:没有了
新闻中心
·中国5G手机或提前进入价格
·英驻港领馆雇员郑文杰嫖
·博主摘濒危植物雪兔子煮
·是否会申办世界杯?新当
·美政府对三名中国公民实
最新资讯
图说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2014 xgdgyg.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益阳新闻综合频道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澳门买球网址平台-澳门网上正规博彩公司-网上赌博游戏平台_益阳新闻